清商客

【狡宜】精神污染三十题

1、药物依赖
2、面具与武器
3、窒息
4、肢体伤残

5、语言暴力
6、眠咒
7、梦魇
8、行尸走肉
9、信任丧失
10、若我英年早逝
11、死玫瑰
12、无疾而终
13、枷锁
14、昔日已死
15、永冬
16、末途
17、光亮恐惧
18、太阳照常升起
19、老歌
20、我将为你送葬
21、消失的影子
22、单程票
23、无名碑
24、留声机
25、沉溺致死
26、毒
27、谎言
28、割裂的画幅
29、帷幕积尘而落
30、无人生还

 

1、药物依赖 

 

 

他常年压抑着感情。

他长年戴起平光眼镜。

他长期服用心理治疗药物。

 

日复一日。

他苦心孤诣地作茧自缚。

 

2、面具与武器 



 

那个叫狡啮慎也的男人,是他最称手的武器。

 

也是他面具下不为人知的秘密。

 

3、窒息 

 

 

像有力的双手狠狠地扼住咽喉。

像被褫夺了空气。

像他们的每一次亲吻,他忘记了怎么呼吸。

 

“……你说什么?”

“狡啮先生他……他已经不在了。”

 

4、肢体伤残 

 

 

我失去了左臂,可以装上义肢。

 

可失去了你呢?

 

5、语言暴力 



 

“你这乱发情的疯狗!”

 

狡啮慎也把骂起脏话的人压在厕所隔间的门板上,咬破了他的嘴唇。

 

6、眠咒 



 

请就此睡去。

 

梦中平静安宁。人们摆脱系统的统治,得到永久的和平。再无暴动,再无杀戮,再无生来不公的命运。高墙倒塌,牢笼冲破,野狼成为温驯的家犬,鹰隼变作歌唱的雀莺。

 

请就此睡去,从此再不苏醒。

 

7、梦魇 

 

 

你抓住了那个银发男人。

你摧毁了希伯尔先知系统。

你微笑着倒在我面前。

你伤重昏迷不醒。

 

我从梦中惊醒。

跌入更加残酷的梦境。

 

8、行尸走肉 

 

 

遵从希伯尔神谕而存活的人类啊。

 

谁曾真正活过?

 

9、信任丧失 

 

 

我信任你。

 

即使你曾经背叛过我,背叛过自己。

 

10、若我英年早逝 

 

 

请替我在父亲的坟头放上鲜花和烈酒。

请替我照顾十美分,还有办公桌上的植物。

请替我立一块墓碑,尽管也许没有尸体或遗物。

 

请替我将骨灰撒进大海。

让我能够找找,他的去处。

 

11、死玫瑰 



 

狡啮曾送他一枝玫瑰花,在他们的第一个情人节。

 

宜野坐在办公桌前加班的时候他推门进来,带着一股天寒地冻的气息。他拍掉肩膀上的雪,从怀里掏出一枝被西装外套压得蔫乎乎的纯白玫瑰。

 

冷静不羁的人,突然红了脸,变回羞恼的青涩少年。

 

花瓣从书页里滑落在地上,宜野座伸元弯腰捡起,用指尖轻轻摩挲。

 

枯黄的花瓣,早就枯萎干涩得不成样子。

 

他含着笑意用嘴唇亲吻,仿佛看见昔时那个挠着脑袋说抱歉的懵懂少年。

 

12、无疾而终 

 

 

这就是我们的结局。

 

你离开这里,从此再无声息。

 

13、枷锁 

 

 

在这个世界上,人生来戴著枷锁。

 

有人试图挣脱,有人活得心安理得。

 

14、昔日已死 

 

 

从那个男人离开的那一刻起。

 

15、永冬 

 

 

“今年的冬天来得真早啊。”

年轻的监视官站在车旁不断搓手呵气,裹紧了衣服试图抵御寒冷。

 

黑发男人没什么表情地点点头,双手斜插在长风衣口袋里,从田埂上快步走下来。

 

宜野每个月都会到这里来,槙岛圣护被处决的稻田旁。

那是他所知道的,那个男人到过的最后的地方。

 

16、末途 

 

 

“放弃吧,你不可能带我走出去。”

宜野座咬牙捂住左侧腰腹上止不住血的伤口,平静地盯著狡啮慎也。

身处迷宫中,身后有凶狠的猎犬,猎人的枪口快要指向他们的脑袋。哪怕状况这样糟糕,这个男人也是有胜算的。

只要扔下自己这个拖累,他就一定能够走出去的。

他是狡啮慎也啊。

 

“放开我,这是命令。”

伤处面积太大,过多的失血使他眼前发黑。宜野几乎觉得自己撑不到下个路口。

他累了,他很想睡。

可他还要故作强硬地发号施令。

 

可身边的男人不为所动,下颌的线条变得更坚毅一些,宜野知道他咬紧了牙。

狡啮用左肩撑起他大半个身体的重量。也不看他,只盯着前方未知的险恶道路。

 

要和你一起走,哪怕走向末路穷途。

 

17、光亮恐惧 

 

 

狡啮把他从那个不见天日的地下迷宫带出来的时候,宜野因为突然的强光刺激闭起眼睛。

 

有一只大手严严实实地覆了上去,温柔安定。

 

18、太阳照常升起 

 

 

没人知道他们如何死去。

没人知道他们曾经活过。

 

世界一切如常。

 

19、老歌 

 

 

宜野安静地匍匐着,触摸满地的鲜血和肉块。

喉头动了动,他开始哼起歌。

 

“Twinkle,twinkle,little star.”

他恍惚中想起以前生病受伤的每一个夜晚,狡啮整晚守在他的床前,低声哼唱着那首古老的童谣。

 

The world can be so cruel,

But I will sing for you.



20、我将为你送葬 

 

 

我不能给你一座墓碑,不能为你殉葬。

 

我不能阻止你死去。只能走过一条落雪的长街,仿佛你还在身边。

 

21、消失的影子 

 

 

他们曾经形影不离。

 

22、单程票 

 

 

你最好离开,越远越好。

 

永远别回来。

 

23、留声机 

 

 

“他没能留下遗言。”

 

多年不见的监视官没什么表情。她已冷漠许多。

 

24、无名碑 

 

 

狡啮慎也背靠着空无一字的光滑大理石墓碑,重重地吐出烟圈。

 

“……宜野。”他叹息。

 

仿佛深情款款。

 

25、沉溺致死 

 

 

“小朱,用一种食物形容你的恋人的话,会是什么呢?”

“还没有呢……恋人什么的。”

滕凑在年轻监视官的耳边贼兮兮地问。女孩一下子就涨红了脸,摆着手矢口否认。

 

会是什么呢?

没人发现宜野悄悄抬起眼睛,在镜片遮挡下瞟了靠在沙发上吐着烟圈的男人一眼。

危险而迷人,教人沉迷,轻易溺死。

他是鸦片。

 

26、毒 

 

 

而他是压抑的疯狂的瘾君子。

 

27、谎言 

 

 

“我会活着。”

 

28、割裂的画幅 



 

狡啮几乎无法回想,那个人死去时的样子。他每晚在睡梦中,只记起满目血红。

 

整齐干净的白衬衫碎裂成片,被血液浸泡成鲜红颜色。整副染血的身体,布满刀刃划割裂开的伤口。

 

没有一刀致命的伤口。受尽折磨,体无完肤。

 

伤口大大小小,深浅不一。有的深可见骨,有的只损伤了表皮。都造成切肤的相同痛楚。

 

可他安静地躺在那里,像乖乖沉睡的婴孩。像被割裂的画作。残酷,而美丽。

 

29、帷幕积尘而落 

 

 

世人所见皆是鲜红帷幕,献上欢呼掌声。

 

唯有他捧起地上积起的厚厚灰尘。

 

帷幕遮掩的累累白骨,都曾是他亲爱之人。

 

30、无人生还 

 

 

愿我们能死在同一个枪口之下。

 

 

FIN

 

评论